山花燃

月色醉遠客,山花開欲然

柒七/高冷(?)刺客爱上我

原著延伸,私设巨多,ooc有,前期柒中心,就不打柒七tag了。

我数了数,伍六七要到任务八才出现...啊~~

原创人物出现~


任务二 刺杀何玉颜 其一


五年后,伍柒以柒为代号加入刺客组织。当年的孩子已经长成十八岁的小帅哥,却仍涉世未深,唯有千刃口中的故事能让他了解人情世故,当然是多久以前的就是另一问题了。

伍柒站在大街上,有一种仿如隔世的感觉。他离开居住了五年的洞穴后,第一时间便回到家的旧址瞧瞧。那儿已经成了一间客栈,丝毫不见伍家人居住过的的痕迹;曾经与父亲练习的地方,也被改装成了一片小花园。

此时他才真正体会到,爸爸妈妈都不在了。兀自伤感了一会,他绕到客栈后方,四处找了找后便找到了机关——他父亲生前曾告诉过他,里面有重要的东西,是伍家的圣物。

他回头望一圈后,便走入暗道,把门轻轻关上。

暗道是通往地下的,只有靠吊在墙壁边的明月珠才能隐隐看见路。伍柒走了很久很久,久到他有些想放弃,才走到了一个空旷的房间。

他慢慢地走进去,接近中间的箱子,再打开——里面是一些金银,几颗明月珠,还有一些他也叫不出名字来的珠宝首饰。他拿了一些银子便关上了宝箱,这才注意到他站着的位置亮得非比寻常。

伍柒往光源处看,下方果真有一个入口。他从门边爬上去,便看见一个小盒子,打开后,是一块翠绿的玉佩,背面印有“伍”字。

呢个应该就系圣物?伍柒想。他把玉佩放回原处后,便回到地面,离开这个空间。

回到地面后,伍柒毫不犹豫地往刺客组织的现址走去——是千仞告诉他的。那也是一间客栈,位于城市边缘,一晚上的租金还不少,要不是他刚刚拿足了钱,他连房间都进不去。

伍柒躺在床上休息片刻后,便往床下摸了摸,按照千仞说的方法拨弄机关。又是一条密道。

这条密道倒是挺短的,没走几步便看见了火光,再往前一小段路便是一个小广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刺客榜,榜上第一的是“黑”。

他只看了一眼便走到一旁的柜台,说要登记成为刺客,小姐姐便问他要以什么为代号。

伍柒想了想,答:“柒。”

小姐姐道:“好的。以后你便是刺客柒先生。要领取悬赏任务请到那边,找那两个小哥。”她抬手指了一个方向,伍柒顺着她的手指看去,果真有人正跟两名男子说话。

伍柒点点头,便不做多说,直接走到那里。两人也不废话,把刚刚拿出来,还没收回去的本子给伍柒看,让他选一下。

伍柒看了看,想起出发前千刃的话,总结一下就是不要选太难的,第一次尽量简单一些。想着,他便看见了最左边的一张照片。

何玉颜,女,23岁……伍柒看了看赏金,是这一页最低的,却也够他在客栈里住个两三天了。

“这个。”伍柒指着何玉颜的照片,道。

柒七/高冷(?)刺客爱上我

上周病了qaq感觉肺都要咳出来……

原著延伸,私设巨多,ooc有,前期柒中心,就不打柒七tag了。

以后千刃就是魔刀的灵,千仞就是指刀哈~


任务一 魔刀千仞 其五


伍柒沉默了好一会才小心翼翼地问:“怎么是碎的?”

这模样,生怕得罪了对方似的。

千刃故作不满道:“怎么了?允许有长刀短刀,就不准有碎刀啦?”

伍柒不语。

千刃也不等他开口:“我这把刀呢,也不难用。只要内力足够深厚,便可把碎片固定,或把碎片分离。你大可试试看。”

伍柒握住刀柄,试着使了些内力,碎片果然粘合得更牢固了。他又想到千刃刚刚说过碎片可以分离,便又试着把他们分开。

原来仲可以整成唔同样。

合起来、分开、合起来、分开。

其实又真系几好玩……伍柒想。

“等等!别这样!”千刃一抬手,魔刀便立刻回到他的手中,“这不是玩具!”

伍柒心里暗笑,嘴上说:“好好好。我唔玩啦。”

千刃点点头,才将魔刀递回伍柒。他问:“我看你耍树枝耍得似模似样,以前有学过吗?”

“学过。”

“那如果我现在教你,这把刀的主人所用的刀法,你想学吗?”

伍柒一怔,随后坚定道:“想!”

“很好!”千刃笑了,“那我们开始吧!”

伍柒点头,便跟着千刃的动作挥起了刀。

这一挥,便过了五年。


任务一-完

柒七/高冷(?)刺客爱上我

原著延伸,私设巨多,ooc有,前期柒中心,就不打柒七tag了。

这个故事写大纲的时候没有想得这么深入,都是现码现编的……。

任务一 魔刀千仞 其四


“这是一件好事,对我们日后的相处很有利。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魔刀千仞。”魔刀千仞化作灵体,拿起那把长刀,“你应该听说过我才对。”

“的确系,”伍柒说,“你都几出名下。”

魔刀千仞,顾名思义,这是一把魔刀。

话说,曾经有一位将军,跟伍柒一样姓伍,名为千仞。在伍将军的年代,他带领的军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话说一次伍将军攻打帝国,遭小人暗算,整个军队不是死了、被俘了,就是回去给那些个小人汇报情况的。敌国好不容易俘虏了伍将军,自然是先要好好报复一番,才能解气。只是这伍将军没有妻儿,脸皮也厚,打起来还一声不吭的,一时间众人也想不出要做什么好。

这时人群中站出来一个人,他说:“伍将军对他的下属是非同寻常的好,若是用他的爱刀,把那些士兵都……于他而言,必然是最大的报复。”

没有一个人摇头。

第二日,众人将士兵带到伍将军面前后,监牢里传来阵阵痛苦的呻吟与愉悦的笑声,却没有任何人出来。后来有人发现不对,进去查看时,才发现地面满是尸体和血迹,而伍将军与他的爱刀则不知所终。

说是不知所终,其实伍将军已经在回国的路上了,只是被困多日,身体虚弱,在路上去了。

或许是万物有灵,又或许是伍将军的残魂,总之那把刀一夜之间开了智,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搞得人心惶惶,一个个都害怕下一个死的是自己。于是,他们找来了有名的道士——拾肆。

拾肆先后听过了许多人的说法,决定到它上次出现的地方看一看。回去后第一句话就是:“这……这可不是一般的妖怪呀!”

“那能怎么办呢?”人们问

拾肆想了想,犹豫道:“只能把它封印起来了!”

拾肆拿着他的法器,带上三四个帮手,便轻装上阵寻找那把刀,将它封印在森林里的一个洞穴。拾肆眼力不凡,看出了那把刀的主人便是伍将军,便替它改名“魔刀千仞”。自此以后,附近的人便多了一个习俗——每年送一些果子到洞穴,希望千仞不再出来害人。

传说到这里就结束了,谁也没有想到,在很久很久以后,即使千仞已经可以把整个洞穴藏起来,甚至大摇大摆的离开,它仍乖乖地留在洞穴内,等待着下一个主人。

“呵呵,是这样吗?”千仞看上去心情不错,“作为我的下一位主人,你应该感到荣幸。”

它把刀从刀鞘拔出,刀身保养得很棒,伍柒甚至能看见自己一块块的脸……嗯?

伍柒看着它,目瞪口呆。

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想到,魔刀千仞是一把碎刀。

柒七/高冷(?)刺客爱上我

原著延伸,私设巨多,ooc有,前期柒中心,就不打柒七tag了。

任务一 魔刀千刃 其三


“只要你杀了外面那个比较高的男人,再回到这把刀面前,它就是属于你的了。”

语毕,一把匕首出现在柒的胸前。

“……好。”伍柒点头,接过匕首。虽然他不太能理解这是什么思路,为什么还要给自己一把匕首减少难度,不过现在他正需要武器,这正合了他的心愿。

伍柒看着外面正在烤肉的三人,心里已有些主意。

伍柒的手心流了汗,心跳也更快了。第一次杀人,有少少紧张。他想。

闻着烤肉的香味,伍柒只觉得饥饿感越发明显。他拿了些食物,坐到地上。当然,也是因为他现在还没有把握在杀死一人后,在剩下二人围攻下安全逃离。等到他们下次去找食物,去掉高个子的就只有一个人,那事情就简单多了。


正午已经过去很久了,太阳要准备下山了。三人经过商量后决定让矮子去找食物,剩下一男一女等。

矮子离开好一会后,伍柒才拿着匕首,小心翼翼地出了洞,轻轻地、慢慢地接近二人,绝不发出半点声响。

“我说,”高个子把小石子扔着玩,“他会不会根本不在这里?”

“我们在等一天。他要是在,不可能不出来;要是不在,这么大的森林,我们也不太可能找到他了。”

高个子把小石子随手往后一丢,就丢到了伍柒的脚边。伍柒没有叫出声,却被吓了一跳,把旁边的树枝踩了一下。音量很小,刚好是二人能听见的。

“谁!”

二人向伍柒所在的方向走去,准备从两边包抄。此时,伍柒从书的后方冲出,将匕首刺向男人。

虽然伍肆不希望孩子成为刺客,而是盼着安安稳稳地长大,但是他也教授了伍柒许多防身的技巧,其中一项就是如何用利器刺中敌人的要害,一击毙命。毕竟那可是自己的儿子啊!将来肯定是要出人头地的,不学几招防身怎么行?

伍柒把刀从男人的心脏抽出,血溅了他一身,可他完全不在意,只有一个念头——跑!

他疯狂地往洞穴的出入口跑去,穿过了洞口,却没有进入洞穴。他心里一惊,只好继续跑,找机会把女人也解决掉。不然她不会这么容易让他走的。

伍柒猛然一回头,一个转身转到女人的身后,跳起来,再狠狠地刺女人的心脏位置。

她挣扎了一下,然后就一动不动了。

伍柒还没缓过来,正看着她喘气。好一会后,他才回到洞口的位置,这次却不像刚才那样,他又能进去了。

“你兴奋了。”

伍柒抬起手,贴着心口处,他还没完全冷静下来,心跳依然快速。

佢讲得无错,我啱先杀人嘅时候……好爽。

柒七/高冷(?)刺客爱上我

原著延伸,私设巨多,ooc有,前期柒中心,就不打柒七tag了。

任务一 魔刀千仞 其二


好冻。

伍柒睁开眼,洞穴内仍然空无一人,只有河水流过的哗啦声,三人组仍在外面守株待兔。

他坐起来,拿了一些水果后,便坐下来思考以后要怎么办。

报仇是一定要的,问题是怎么报。

伍柒想,至少要先揾到武器先,呢支树枝用唔到好耐。

水果吃完了,伍柒便拿起树枝当刀耍。他以前从没试过停止练习超过三天,这次是迫不得已才破了例。

从基础的劈、砍、截刀,到父亲亲手教授的刀法,伍柒练了整整一晚。三人组换岗了,他在练。三人组又换岗了,他还在练。直到高个子的去找早餐了,他才准备休息。

他稍作休息,又吃了几个桂花糕。也不知道这些糕点是多久之前放在这的,吃起来味道好像刚刚做出来一样,完全没有放了很久的感觉。而且洞穴里异常干净,看起来就像是……

呢个洞有主人,而佢一直有派人清洁。伍柒想,我食咗d野食会唔会唔系咁好?话说点解得我见到呢度……

练了一夜刀,伍柒本来已经累了,现在吃饱喝足了,身体放松下来,困意也就渐渐涌出。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并做了一个不怎么样的梦。

梦里的他居然在拿着剪刀卖牛杂,还受一只鸡怂恿成为刺客,第一个单子居然还是去剪新娘的头发!而且在接了几个单子的情况下,他一个人也没有杀到!

伍柒绝对不承认梦里的是他自己。一方面他现在也已经比梦里的自己强,一方面伍柒也不希望会变成这样。他还得报仇呢,弱成这样可不行啊!

一把男声从洞穴内部响起:“你想报仇……诶诶诶别躲啊!小朋友,躲是没有用的!”

伍柒可被吓得够呛。一直以来只有三人在外面交谈的声音,站在洞穴口还听得挺清楚,再往里走几步就不太能听见了,所以这里还挺安静的。这把声音就好像大晚上的在大街上走时有人突然拍你背后一样,虽不可怕,甚至伍柒自己都觉得很好听,却也足够吓人。

伍柒问:“点解匿埋无用?”

神秘声音轻笑:“问了又有什么用?你想报仇是吧?”

咁你问来又有咩用?伍柒真的想反问他。只是直觉告诉他声音的主人或许不好惹,还可能是洞穴的拥有者,不好得罪。

“……系。”

突然,一把长刀出现在伍柒面前。刀鞘和刀柄都是净深灰色的,没有什么花纹和装饰。伍柒还没到可以以肉眼看出这是不是好刀的程度,也不懂得煞气之类的,他只是凭感觉,觉得这把刀还不错。当然,如果这把刀知道他的想法,它肯定会跳起来打爆他。

“只要你杀了外面那个比较高的男人,再回到这把刀面前,它就是属于你的了。”

柒七/高冷(?)刺客爱上我

原著延伸,私设巨多,ooc有,前期柒中心,就不打柒七tag了。

任务一 魔刀千仞 其一

 

森林里的动物早已进入睡眠,只有少数在外游荡,伍柒只能到处摘些果子作为食物。此时他无比庆幸以前有好好地听父亲讲话,能分辨出有毒的食物,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换作平日,伍柒现在正准备入眠,只是今天发生的事太多,伍柒的精神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伍柒在吃了几个果子饱腹后,休息一会后才感到有些累。

他爬到树上,解开腰带把自己的腰和树干绑在一起。本只想闭目养神,后来实在是无法抵挡困意,这才睡了过去。

伍柒只觉得自己一个闭眼,再睁眼就已经过了第二天中午。

咁早……伍柒想,去摘d果食,然后再揾个地方匿埋先。

结果他刚打算解开腰带,就看到了树下的三人。

高个子的人看起来有些烦躁,他踢了踢地上的石子,抱怨:“切!不就是个小屁孩,到了森林里怎么可能活下去嘛!说不定已经被吃掉了!”

三人中唯一的女性却不是那么想:“那可是伍肆的孩子!虽然伍肆和秦悟已经死了,但说不定伍肆早就为这种状况而做好了准备。上头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也是买个保障,不然谁知道他以后会不会回来报仇?到时候我们也会遭殃!”

伍柒眼中闪过一丝狠戾。

……死咗?我……!唔得,柒!冷静!佢讲得无错,我以后要报仇!佢地全部都要陪葬!

矮个子的开始劝架,最终二人还是没再继续吵,而是继续找伍柒。

矮个子临走前看了看伍柒所坐着的树,就跟上他们离开了。不过短短几秒,伍柒就觉得自己的心脏要跳出来了。

伍柒平复心情后又等了好一会,才动手解腰带,心想啱先吓死我啦……

伍柒摘了几个果子,又扳断几根树枝防身,便跳到地面,往三人组的反方向走去。路上困了就睡,睡醒就吃几个果子,若不是既要赶紧找地方藏着,又要时常小心,的确是很写意的旅程。

待他找到一个洞穴,已经是五天后的事情。

“啊!那是伍柒吧!”

“快追!”

说实话,伍柒真的觉得这三人组完全没有当刺客的样子,哪有刺客会这样大声叫喊目标的名字?

伍柒加快脚步,跑到洞里,本准备找个角落藏起来,却在听见三人的话后回头看。大致意思就是伍柒突然就消失了,连个烟幕弹都没有留下。

伍柒很是茫然。他又看着女子直直地走来,却又在进入山洞那瞬间消失。

矮个子说:“说不定伍肆那家伙真的给了他什么好东西,比如说隐身药之类的?”

高个子拍了拍他的后脑,“你小说看多了啊?哪有那种药?”

此时那女人又走回同伴身边,说:“真奇怪!要不我们在这等等?”

“好吧……”

呵呵,你死咗条心佢啦!呢度大把野食,饿唔死我。

伍柒看着洞穴里看着很新鲜的水果和糕点,还有旁边清浅的河,躺到了地上,决定暂时不出去了。

傻仔先出去。

柒七/高冷(?)刺客爱上我

原著延伸,私设巨多,ooc有,前期柒中心,就不打柒七tag了。

交代设定,下次更新才是故事的开始~



任务零 伍柒

 

“恭喜夫人,是双胞胎……夫人?夫人!”

秦悟为了生下两个孩子耗费了好些力气,一放松便昏迷过去,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伍肆和她的孩子就在她身边。她轻轻拂过他们的头,感觉胸口好像被填满了。

“小陆小柒,你们可要好好长大。”她想,“然后成为非常棒的人!”

伍肆入房后看到的便是这么一个场景,他坐在床边,和秦悟耳语几句,便让下人准备晚饭。

自伍肆离开刺客组织已经过了三年,现在他有妻有儿,生活美满,只希望这样安详的日子能一直延续到很久很久以后。他很喜欢这种生活,每天下午跟妻子陪儿子玩耍,晚上再带着三人散步,很是舒适。虽然弟弟伍陆天生体弱多病,常常需要看病,但是他并不介意,只想帮伍陆养好身体,反正他多的是钱。

直到两兄弟六岁生日,不知是谁如此狠毒,连五岁孩子也不放过,向伍陆伍柒下药。即使找来了神医,也只有伍柒被治好,而伍陆本就体虚,根本熬不到神医来,就在伍柒身边死去了。

自那开始,伍柒就开始比以往更努力地练习。看得伍夫妇都有些心疼,却无可奈何。

像是算好了一般,在五年以后,伍柒刚刚练成能让父亲点头微笑的刀法。才过了两三天,伍家就被烧掉了。伍肆和秦悟只来得及让伍柒从地下道离开,自己则与数名刺客同归于尽。

伍柒按照秦悟的指示离开了家,本想去大街上卖点干粮,却想起秦悟曾说过,若是没有人带着,绝不能到大街上,于是他独自到了森林里。

那是他刺客生涯的开始。


/all叶/Gas Laws

-求你不要问我中文叫什么!!!这根本没有意义!!
-单cptag就不打了……

Boyle's Law/黄叶
我们先把五个叶修与五个黄少天放在房间里。我们可以看见他们正一对一地和谐交流着。
我们把一个叶修取出来,换上一个黄少天。平安无事。
我们再把一个叶修取出来,换上一个黄少天。我们可以看见叶修有些不高兴。
我们再把一个叶修取出来,换上一个黄少天。叶修要生气了!
我们拿出了一个叶修,放入最后的黄少天……等一下!!他他他他爆炸了!!!

Pressure Law/all叶
“不知道为什么,今年的夏天特别热……”方锐说。
尽管叶修也有相同的观点,他还是选择了反驳一下。
“那只是因为今天没有空调而已。”
方锐转过头想要辩解些什么,只见叶修脸颊微红,头发上有些汗珠在流,有的从后颈流到了衣服里……
“咳咳!”
是苏沐橙的咳嗽声。方锐转回头,顶着来自四方八面的视线,专心看着屏幕,保证目不斜视。
压力山大。

Charles's Law(想起莱伊的浇冷水变女修浇热水变男修)/无cp!!!
又到了夏天。苏沐橙眼巴巴地看着正在吃冰淇淋的叶修。
“其实你也可以吃啊,你冬天不也照样吃的吗?”叶修问。
“不可以。”苏沐橙摇头。“冬天是不一样的,夏天吃容易胖。”
“为什么啊?”
路过的方锐问:“因为冷缩热胀?”
好冷啊。叶修想。更可怕的是苏沐橙居然点头了。

Avogadro's Law/双叶/生子
在一个盒子里放一只叶修修,再放一只叶秋秋。
放一段时间,我们就会有很多的小叶修修和小叶秋秋。到时候我们就需要一个更大的盒子。

all叶/一个完全不有趣的童话故事(5)

王叶he达成。(虽然本来的大纲是be哈哈哈
灵感来源《美女与野兽》(虽然最后出来的东西完全不一样哈哈哈)
有黄王→叶,隐伞喻→叶。ooc。
小周太小了下不了手,没有沐橙。
天道使者原梗出自《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
*沐秋的后事叶修是有做的!
*一开始是有关于叶修家事的一段剧情的,不过后来删掉了。叶修父母也是贵族,家和轮回城很近。火是魏琛在故事开始前干的,王杰希指示的。
*是这样的,我觉得至少在面对陌生人(而且是天道使者这种等级的),叶修还是会保持礼貌的。后来第二次见到王杰希,是有些被吓到了,急了。王杰希说出原因后他觉得王杰希也不会轻易放他走,就……。嗯。

叶修醒来时,又是一个不认识的地方,眼前却是一张尚算熟悉的脸。
哦,还有一双大小眼。
好的,先让他思考一下。为什么我总要遇上这种事?我只是喝了点酒对吧?我绝对不是喝了什么魔法药水吧?为什么我就跑到这该死的大小眼怀里去了?还有!喻文州和黄少天呢?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象征性地挣扎一下,王杰希却把他按入自己怀里,哼哼道:“再睡一会。”
所以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让我们回到叶修被黄少天扯去喝酒的时候。
叶修依靠着自己捕猎野兽的能力,被判定为“强者”,已在蓝雨生活了约一年,与蓝雨上下都混了个熟,和黄少天更是熟中之熟。
然后他就在聚会上被灌倒了——不,他们甚至没有使用任何手段,叶修喝了一杯就倒了。
叶修本人还是第一次喝酒。以前跟苏沐秋住的时候他也不是没见过,只是苏沐秋把酒都藏起来,说是要在他成年的时候带他喝。如今想来要是真喝成了,怕不是要苏沐秋一个人喝完了。
好的,所以叶修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倒了,最后是喻文州把他捡回去的。如果喻文州没有看见在他房里的王杰希,事情就该是这样子的。
王杰希坐在他床上,大小眼看得他心里发毛。
怕不是又有什么麻烦事要找他。喻文州想。其实也没多大事,就怕跟上次一样是个丢脸的……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努力让整个人都发出我很认真的的讯号:“我带走叶修了。”
喻文州立刻警惕,把叶修抱紧了些:“凭什么?蓝雨的人是你想带走就带着的吗?”
王杰希想,是的,嘴上说的却完全不是一回事。
“我可以解除诅咒。”
喻文州显然不信:“这可不是一句‘解除诅咒’就可以解除的。”
王杰希不以为然地笑了:“我是天道使者,我说可以就可以。你学不去的。”
好的嘛。作弊就不要这么光明正大好吗!
最终喻文州还是放任王杰希带叶修走了,只是心里空空的,有些难受。

王杰希又睡了一会,才完全醒了。
叶修也醒了,还在我怀里,我们正在同床共枕,很好。
他说:“叶修,我们交往吧。”
然后叶修就懵了。他觉得王杰希还可以抢救一下。
叶修尝试拒绝:“老王,你当天道使者太久,寂寞了?那也不该找我啊,你随便找个女人都会喜欢你的吧,其实你去掉大小眼还挺帅的……”
“叶修,我是认真的。”
叶修看拒绝失败,也不怎么介意。在他看来,王杰希能说出这句话说明他是经过思考的,也不会被自己三言两语打发掉。他问:“为什么?”
这个问题可就精彩了。为什么?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和你交往?为什么交往?或者为什么偏偏是我?
王杰希回答:“你身上有诅咒,从周王子转移的,证明是你偶尔会头痛欲裂。我可以帮你解,但首先你要爱上我。”
叶修追问:“得了吧就你还能让我爱上你?到底怎么解?”
其实王杰希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天道只告诉他要先和叶修谈恋爱!
叶修知道答案后很是无语,道:“这天道还真是灵性。”
结果就是,叶修在王杰希家住下来了。
嗯……叶修和王杰希“交往”了。虽然王杰希在感情方面不太懂,但是他阅历丰富嘛!每天撩一撩,和他讲垃圾话(一般都是叶修赢),又没有什么大事要做,还是很有趣的嘛!
后来王杰希就想,这样好像……并不是交往。在他的定义中,交往应该要双方相爱?可是……
想要和他一直在一起……这是爱?这是爱吗?可是这不是只是习惯吗?王杰希看着叶修,心里很不是滋味。为什么偏偏是他要面对这些问题?为什么要这样?
没有人能告诉他,他自己不能,叶修不能,天道也不能。
嗯……事实证明,天道无所不能。
“你好,我是高英杰。”
少年的脸有些红,他紧紧抓住自己的扫帚,道:“我是新的天道使者,您以后就不需要再做天道使者了……嗯……”他见王杰希脸色如常,看起来没有不好的情绪,内心松一口气。“嗯……您是希望保持现在这种无限的寿命,还是跟普通人一样?而且您会获得三个愿望。”
王杰希沉默了。他知道每一位天道使者在完成使命的时候,都会得到一名挚爱之人和三个愿望,那是天道的恩赐,也是天道为了感谢他们而给予的礼物。他基本能猜到所谓的解除封印是怎么一回事了。
只是消耗一个愿望而已,反正他原本也没什么想要的。
“保持现在这样就可以了。你不要这么紧张。”王杰希看了看高英杰手中的扫帚,“请问我可以知道它的名字吗?”
“当然可以。它叫晨露。”

就像所有童话故事一样,王杰希和叶修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end

all叶/一个完全不有趣的童话故事(4)

灵感来源《美女与野兽》(虽然最后出来的东西完全不一样哈哈哈)
有黄王→叶,隐伞喻→叶。ooc。
5-6发完。
小周太小了下不了手,没有沐橙。
天道使者原梗出自《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
*伞修家在森林与轮回城交界处,偏向森林的地方

叶修与王杰希僵持了好一会儿,才不甘心地回头离去。他不知道王杰希有没有跟上,或许他已经回去自己家了,又或许他到别处传递天道了,叶修对此没有兴趣。
叶修和王杰希耗着的时候也不是白白耗着的,他也是思考过的:怎么样才叫离开?离开家附近?离开森林?还是离开轮回城?离开轮回城是最稳妥的,可是要去哪里?轮回城附近好像没有——不对,是有的。蓝雨。
蓝雨是一个俱乐部,却与普通的俱乐部不同。蓝雨俱乐部不只是娱乐场所,它还是一个培育人才、收集人才的地方。从魏琛创立蓝雨那一刻起,蓝雨便有一条永恒不变的规矩。只有“强者”才可以进入。至于如何判定,那就只有去过的人才知道了。
叶修当然也是不知道的,可他也只能去试试看。是这样说没错啦……不过他到了蓝雨的时候,就已经快要痛晕了。突如其来的头疼无法忽视,他只能庆幸他已经到蓝雨了。终于,他倒在了大门门口。

喻文州今天很不高兴。
自他给周泽楷下诅咒已经过了五年有余,他都快要彻底忘记这茬了,此时却天降一名神秘男子倒在蓝雨大门,糟糕的是他认出了那人身上的诅咒。
与他当年给周泽楷的一模一样。
确认了周泽楷当时才一个月后,他才发现这个法术有着一个漏洞,让诅咒可以转移到他人身上。前提是那人也必须有诅咒的残留物,换句话说就是在事发现场。
他动用职权把人留在了蓝雨,交代黄少天让他醒了以后替自己浇花,便开始试着完善法术。这一试,就是半个月。
叶修躺了一日便醒了过来,发现身体并无大碍,开始了农民生活。黄少天总会缠在他身边,因此他也不觉得闷。只是入了夜后,他一个人躺在床上,总忍不住想要是苏沐秋在会怎么样。所以每当黄少天在他旁边叽里呱啦说个没完的时候,他总是为认识了这个朋友感到高兴。他很成功地将叶修从名为苏沐秋的坑中拉出来,再带他走上康庄大道。
叶修在蓝雨住了半个月,和众人都快要混熟时,喻文州便从工作室出来了。
黄少天听见此消息,当然是第一个跑去找喻文州,打算要探个口风。却只得出“喻文州不希望他与叶修在一起”这一结论,而且喻文州看起来对叶修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当然,他也注意到当他问原因时,喻文州有些欲言又止,再问下去,也只得了个“天机不可泄露”这样敷衍的答案。
这让一开始打算只要喻文州没有那个意思就去泡叶修的黄少天有些不知所措。他虽不懂喻文州的想法,但也清楚喻文州必然是为他好,直觉告诉他按喻文州说的做便不会出问题。
他还是每天都去找叶修玩。他也知道喻文州有时会在窗户看着他们俩捣乱,却不去阻止。甚至有一次他在花园里耍劍给叶修看,不小心砍掉了几朵花,喻文州也没有说他,只是让他小心点,不要把花都砍没了。
他知道喻文州看在眼里。喻文州也知道他知道自己在看。其实喻文州已很久没有看见过如此快活的黄少天,至少从他接手索克萨尔后便没有见过。因此只要黄少天能这么开心,他觉得砍掉了花是无所谓的。
他看着花园里的两人:叶修正拿着水壶浇花,黄少天便在他旁边讲话。叶修回了两句话后,黄少天就有些炸毛了。
对。只要不和叶修在一起,或者干脆放手……他怎样都无所谓。
他是有心之人。喻文州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