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花燃

月色醉遠客,山花開欲然

/all叶/Gas Laws

-求你不要问我中文叫什么!!!这根本没有意义!!
-单cptag就不打了……

Boyle's Law/黄叶
我们先把五个叶修与五个黄少天放在房间里。我们可以看见他们正一对一地和谐交流着。
我们把一个叶修取出来,换上一个黄少天。平安无事。
我们再把一个叶修取出来,换上一个黄少天。我们可以看见叶修有些不高兴。
我们再把一个叶修取出来,换上一个黄少天。叶修要生气了!
我们拿出了一个叶修,放入最后的黄少天……等一下!!他他他他爆炸了!!!

Pressure Law/all叶
“不知道为什么,今年的夏天特别热……”方锐说。
尽管叶修也有相同的观点,他还是选择了反驳一下。
“那只是因为今天没有空调而已。”
方锐转过头想要辩解些什么,只见叶修脸颊微红,头发上有些汗珠在流,有的从后颈流到了衣服里……
“咳咳!”
是苏沐橙的咳嗽声。方锐转回头,顶着来自四方八面的视线,专心看着屏幕,保证目不斜视。
压力山大。

Charles's Law(想起莱伊的浇冷水变女修浇热水变男修)/无cp!!!
又到了夏天。苏沐橙眼巴巴地看着正在吃冰淇淋的叶修。
“其实你也可以吃啊,你冬天不也照样吃的吗?”叶修问。
“不可以。”苏沐橙摇头。“冬天是不一样的,夏天吃容易胖。”
“为什么啊?”
路过的方锐问:“因为冷缩热胀?”
好冷啊。叶修想。更可怕的是苏沐橙居然点头了。

Avogadro's Law/双叶/生子
在一个盒子里放一只叶修修,再放一只叶秋秋。
放一段时间,我们就会有很多的小叶修修和小叶秋秋。到时候我们就需要一个更大的盒子。

all叶/一个完全不有趣的童话故事(5)

王叶he达成。(虽然本来的大纲是be哈哈哈
灵感来源《美女与野兽》(虽然最后出来的东西完全不一样哈哈哈)
有黄王→叶,隐伞喻→叶。ooc。
小周太小了下不了手,没有沐橙。
天道使者原梗出自《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
*沐秋的后事叶修是有做的!
*一开始是有关于叶修家事的一段剧情的,不过后来删掉了。叶修父母也是贵族,家和轮回城很近。火是魏琛在故事开始前干的,王杰希指示的。
*是这样的,我觉得至少在面对陌生人(而且是天道使者这种等级的),叶修还是会保持礼貌的。后来第二次见到王杰希,是有些被吓到了,急了。王杰希说出原因后他觉得王杰希也不会轻易放他走,就……。嗯。

叶修醒来时,又是一个不认识的地方,眼前却是一张尚算熟悉的脸。
哦,还有一双大小眼。
好的,先让他思考一下。为什么我总要遇上这种事?我只是喝了点酒对吧?我绝对不是喝了什么魔法药水吧?为什么我就跑到这该死的大小眼怀里去了?还有!喻文州和黄少天呢?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象征性地挣扎一下,王杰希却把他按入自己怀里,哼哼道:“再睡一会。”
所以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让我们回到叶修被黄少天扯去喝酒的时候。
叶修依靠着自己捕猎野兽的能力,被判定为“强者”,已在蓝雨生活了约一年,与蓝雨上下都混了个熟,和黄少天更是熟中之熟。
然后他就在聚会上被灌倒了——不,他们甚至没有使用任何手段,叶修喝了一杯就倒了。
叶修本人还是第一次喝酒。以前跟苏沐秋住的时候他也不是没见过,只是苏沐秋把酒都藏起来,说是要在他成年的时候带他喝。如今想来要是真喝成了,怕不是要苏沐秋一个人喝完了。
好的,所以叶修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倒了,最后是喻文州把他捡回去的。如果喻文州没有看见在他房里的王杰希,事情就该是这样子的。
王杰希坐在他床上,大小眼看得他心里发毛。
怕不是又有什么麻烦事要找他。喻文州想。其实也没多大事,就怕跟上次一样是个丢脸的……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努力让整个人都发出我很认真的的讯号:“我带走叶修了。”
喻文州立刻警惕,把叶修抱紧了些:“凭什么?蓝雨的人是你想带走就带着的吗?”
王杰希想,是的,嘴上说的却完全不是一回事。
“我可以解除诅咒。”
喻文州显然不信:“这可不是一句‘解除诅咒’就可以解除的。”
王杰希不以为然地笑了:“我是天道使者,我说可以就可以。你学不去的。”
好的嘛。作弊就不要这么光明正大好吗!
最终喻文州还是放任王杰希带叶修走了,只是心里空空的,有些难受。

王杰希又睡了一会,才完全醒了。
叶修也醒了,还在我怀里,我们正在同床共枕,很好。
他说:“叶修,我们交往吧。”
然后叶修就懵了。他觉得王杰希还可以抢救一下。
叶修尝试拒绝:“老王,你当天道使者太久,寂寞了?那也不该找我啊,你随便找个女人都会喜欢你的吧,其实你去掉大小眼还挺帅的……”
“叶修,我是认真的。”
叶修看拒绝失败,也不怎么介意。在他看来,王杰希能说出这句话说明他是经过思考的,也不会被自己三言两语打发掉。他问:“为什么?”
这个问题可就精彩了。为什么?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和你交往?为什么交往?或者为什么偏偏是我?
王杰希回答:“你身上有诅咒,从周王子转移的,证明是你偶尔会头痛欲裂。我可以帮你解,但首先你要爱上我。”
叶修追问:“得了吧就你还能让我爱上你?到底怎么解?”
其实王杰希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天道只告诉他要先和叶修谈恋爱!
叶修知道答案后很是无语,道:“这天道还真是灵性。”
结果就是,叶修在王杰希家住下来了。
嗯……叶修和王杰希“交往”了。虽然王杰希在感情方面不太懂,但是他阅历丰富嘛!每天撩一撩,和他讲垃圾话(一般都是叶修赢),又没有什么大事要做,还是很有趣的嘛!
后来王杰希就想,这样好像……并不是交往。在他的定义中,交往应该要双方相爱?可是……
想要和他一直在一起……这是爱?这是爱吗?可是这不是只是习惯吗?王杰希看着叶修,心里很不是滋味。为什么偏偏是他要面对这些问题?为什么要这样?
没有人能告诉他,他自己不能,叶修不能,天道也不能。
嗯……事实证明,天道无所不能。
“你好,我是高英杰。”
少年的脸有些红,他紧紧抓住自己的扫帚,道:“我是新的天道使者,您以后就不需要再做天道使者了……嗯……”他见王杰希脸色如常,看起来没有不好的情绪,内心松一口气。“嗯……您是希望保持现在这种无限的寿命,还是跟普通人一样?而且您会获得三个愿望。”
王杰希沉默了。他知道每一位天道使者在完成使命的时候,都会得到一名挚爱之人和三个愿望,那是天道的恩赐,也是天道为了感谢他们而给予的礼物。他基本能猜到所谓的解除封印是怎么一回事了。
只是消耗一个愿望而已,反正他原本也没什么想要的。
“保持现在这样就可以了。你不要这么紧张。”王杰希看了看高英杰手中的扫帚,“请问我可以知道它的名字吗?”
“当然可以。它叫晨露。”

就像所有童话故事一样,王杰希和叶修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end

all叶/一个完全不有趣的童话故事(4)

灵感来源《美女与野兽》(虽然最后出来的东西完全不一样哈哈哈)
有黄王→叶,隐伞喻→叶。ooc。
5-6发完。
小周太小了下不了手,没有沐橙。
天道使者原梗出自《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
*伞修家在森林与轮回城交界处,偏向森林的地方

叶修与王杰希僵持了好一会儿,才不甘心地回头离去。他不知道王杰希有没有跟上,或许他已经回去自己家了,又或许他到别处传递天道了,叶修对此没有兴趣。
叶修和王杰希耗着的时候也不是白白耗着的,他也是思考过的:怎么样才叫离开?离开家附近?离开森林?还是离开轮回城?离开轮回城是最稳妥的,可是要去哪里?轮回城附近好像没有——不对,是有的。蓝雨。
蓝雨是一个俱乐部,却与普通的俱乐部不同。蓝雨俱乐部不只是娱乐场所,它还是一个培育人才、收集人才的地方。从魏琛创立蓝雨那一刻起,蓝雨便有一条永恒不变的规矩。只有“强者”才可以进入。至于如何判定,那就只有去过的人才知道了。
叶修当然也是不知道的,可他也只能去试试看。是这样说没错啦……不过他到了蓝雨的时候,就已经快要痛晕了。突如其来的头疼无法忽视,他只能庆幸他已经到蓝雨了。终于,他倒在了大门门口。

喻文州今天很不高兴。
自他给周泽楷下诅咒已经过了五年有余,他都快要彻底忘记这茬了,此时却天降一名神秘男子倒在蓝雨大门,糟糕的是他认出了那人身上的诅咒。
与他当年给周泽楷的一模一样。
确认了周泽楷当时才一个月后,他才发现这个法术有着一个漏洞,让诅咒可以转移到他人身上。前提是那人也必须有诅咒的残留物,换句话说就是在事发现场。
他动用职权把人留在了蓝雨,交代黄少天让他醒了以后替自己浇花,便开始试着完善法术。这一试,就是半个月。
叶修躺了一日便醒了过来,发现身体并无大碍,开始了农民生活。黄少天总会缠在他身边,因此他也不觉得闷。只是入了夜后,他一个人躺在床上,总忍不住想要是苏沐秋在会怎么样。所以每当黄少天在他旁边叽里呱啦说个没完的时候,他总是为认识了这个朋友感到高兴。他很成功地将叶修从名为苏沐秋的坑中拉出来,再带他走上康庄大道。
叶修在蓝雨住了半个月,和众人都快要混熟时,喻文州便从工作室出来了。
黄少天听见此消息,当然是第一个跑去找喻文州,打算要探个口风。却只得出“喻文州不希望他与叶修在一起”这一结论,而且喻文州看起来对叶修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当然,他也注意到当他问原因时,喻文州有些欲言又止,再问下去,也只得了个“天机不可泄露”这样敷衍的答案。
这让一开始打算只要喻文州没有那个意思就去泡叶修的黄少天有些不知所措。他虽不懂喻文州的想法,但也清楚喻文州必然是为他好,直觉告诉他按喻文州说的做便不会出问题。
他还是每天都去找叶修玩。他也知道喻文州有时会在窗户看着他们俩捣乱,却不去阻止。甚至有一次他在花园里耍劍给叶修看,不小心砍掉了几朵花,喻文州也没有说他,只是让他小心点,不要把花都砍没了。
他知道喻文州看在眼里。喻文州也知道他知道自己在看。其实喻文州已很久没有看见过如此快活的黄少天,至少从他接手索克萨尔后便没有见过。因此只要黄少天能这么开心,他觉得砍掉了花是无所谓的。
他看着花园里的两人:叶修正拿着水壶浇花,黄少天便在他旁边讲话。叶修回了两句话后,黄少天就有些炸毛了。
对。只要不和叶修在一起,或者干脆放手……他怎样都无所谓。
他是有心之人。喻文州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我也是。

all叶/一个完全不有趣的童话故事(3)

灵感来源《美女与野兽》(虽然最后出来的东西完全不一样哈哈哈)
有黄王→叶,隐伞喻→叶。ooc。
5-6发完。
小周太小了下不了手,没有沐橙。
天道使者原梗出自《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

叶修知道苏沐秋在哪,也认得悬赏通告上的地址,他甚至连为什么苏沐秋会被悬赏都知道了。
就在昨天,苏叶二人出去狩猎时,误伤了一名贵族子弟。虽然苏沐秋也道歉了,但是他离开时还是扬言要他好看。
叶修没有在家里拿回任何东西,真正重要的,二人都是藏在木屋附近的泥土下,放在家里的无非就是吃的喝的卖的而已。
他想救苏沐秋,于是他便去救了。他不顾一切地往回跑,往城镇的方向跑,却被一个骑着扫帚的男子拦下。
他说:“我是天道使者。你不要去了,你救不了他的,他死了。”
天道使者,王杰希。虽然叶修已经在外生活了好几年,但这个名字他还是记得清的。他父亲说过,不要和他对着干。只是此时他已没有多少理智,他像是在发泄般,喊道:“不可能!你怎么知道?万一没死呢!”
王杰希答:“因为这是天道旨意。”
叶修道:“天道?天道是什么?这是天道的话,我不要跟着它走!”
王杰希答:“既是偶然,又是必然;即是错误,又是正确;即是荒谬,又是合理。这便是天道。无论如何,天道都会使一切回到正轨,逆天改命更是无稽之谈。”
叶修道:“如果我偏要逆天改命呢?”
王杰希想了想,答:“……命运不会改变,后果自负。”
叶修问:“……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王杰希答:“传递天道之旨。”
叶修又问:“那你传递了什么?”
王杰希答:“你必须离开。”
叶修再问:“如果我不呢?”
王杰希答:“天道有一百万种方法让你离开。”
叶修看着王杰希,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他的脸红得不自然,显然是十分激动的。他自然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如果他现在不离开,他以后会被天道设计,因别的原因而走。或许是好的,或许是坏的,又或许是因一些小事……但他并不想尝试。
他还记得,“不要和王杰希对着干,败的永远是你”,还要“最好顺着他说的做。”
王杰希看着叶修,这名少年还只是十六岁,月光洒在他的脸上,王杰希看见他的眼角有些红,却看不出这是什么情绪。是愤怒吗?还是伤心?又或者是害怕?王杰希不知道,但他知道他不需要了解这些。或者说,天道使者不需要了解这些,他需要做的只有传递信息。
他只是一只属于天道的白鸽,把信息带到他无法触及的凡人手里。这只白鸽甚至不会等对方写了回信再飞回去,只是在原地歇息、嬉戏,然后在主人需要他时再把信送出去。
他就是这样的存在。
tbc

all叶/一个完全不有趣的童话故事(2)

灵感来源《美女与野兽》(虽然最后出来的东西完全不一样哈哈哈)
有黄王→叶,隐伞喻→叶。ooc。
5-6发完。
小周太小了下不了手,没有沐橙。
天道使者原梗出自《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

王杰希坐着绝灭星辰到城堡时,周国王正在安抚皇后。他站在阳台上,礼貌地敲了敲那落地窗,国王便如见救星一般让他进房。
皇后看见王杰希,异常激动:“天道使者,您是来救楷儿的对吧?楷儿还有救!对不对?”
“他本就该是被诅咒的。”
“为什么!他可是王子!”
“没有为什么。天道便是如此,劝你不要尝试逆天而行。”王杰希看了一眼床上的周泽楷,此时的他因诅咒的副作用而沉睡着,很是安静。“我此次前来便是要通知你们,不要做做多余的事,结局不会改变。”
“周国王,皇后,还有小王子……晚安。”

叶修醒来时,便是在一间木屋里。此时已经日上三竿,他在屋里走走,却不见屋子的主人,之间桌上的一些熟肉和一杯水。他睡了约一天半,此时实在是饿得紧,便吃了一些,这才发现盘子下的一张纸条。
“如果我不在,你就把这些先吃了。要走的话也请在背后留言,谢谢!”
纸条上的字丑萌丑萌的,叶修一边吃着肉,一边暗自猜测屋主的身份。
“你醒啦?”
叶修循声望去,第一眼看见的是轮回城少见的茶色短发。那是一名俊俏的青年,看模样大约刚成年不久,正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刻。
他放下手中的兔子,道:“我是苏沐秋。我是在森林里捡到你的,看你还小,位置又离家不远,就把你带回来了。需要帮忙联系你父母吗?”
原来他叫苏沐秋,很好听的名字。叶修一怔,想起那一场火,它把所有东西都毁掉了,或许其中就包括自己的父母。
“他们已经死了。”于是他回答。
苏沐秋眼里有些歉意:“噢……抱歉。那你要住在这里吗?”
“好啊。”
苏沐秋没想到他这么快便答应了,又补充:“我平时会去森林里打猎,自己吃掉,然后再去市集里卖掉皮,挺赚钱的。不过我不会卖好吃的,我要用来研究武器,所以你只能吃动物的肉和菜田里种的蔬菜。这样可以吗?”
“为什么不行?”叶修眨眨眼,“我之前也是在森林里抓小动物吃的啊!连菜都没得吃呢。”
“额……那就好。今天带你去市集,明天我们一起去打猎?”
“嗯。”
叶修想,自己这么厉害,大概也不会给他添麻烦的……吧?
苏沐秋想,这孩子长大后一定是个美人,肯定能卖不少钱。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能治住他。
二人怀着不同的心思,一起度过了好几个年头。日子一日一日地过去,叶修一开始小心翼翼,后来或许是放飞自我,又或许是学苏沐秋的,嘴炮犀利得很。只是,苏沐秋最终却还是没有把叶修卖掉。
孩子养大了,舍不得啊!苏沐秋感叹。日久生情真是个奇妙的感觉,这就是兄弟情啊!
他抬起头,抹了把汗,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往家里走。
并没有注意到藏在树后面的人。

今日是叶修负责去市集卖动物皮。依靠一副好口才卖了个好价钱后,他拿着钱袋,屁颠屁颠地回去了。
今天与以往不同,苏沐秋告诉他有好东西呢!他走着走着,却发现今日的公告板也不太一样。
平时他也就在公告板领一些简单的悬赏任务,多是要一些比较难取得又急着要的,一般都比较贵。但从不想今天这样被大家包围着。
他慢慢的挤到公告板前,终于看见了那份悬赏任务,却再也笑不出了。
“悬赏:苏沐秋。赏金:10金币。”
还贴心地附上了苏沐秋的大头照。
他心一凉,便急急忙忙地往家的方向跑去。他从未像这时一般惊慌,哪怕是在在那场大火里逃生,他也从未如此害怕。他想见苏沐秋,然后告诉他,我们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了。
家已经烧起来了。
苏沐秋不在。

tbc

all叶/一个完全不有趣的童话故事(1)

灵感来源《美女与野兽》(虽然最后出来的东西完全不一样哈哈哈)
有黄王→叶,隐伞喻→叶。ooc。
5-6发完。
小周太小了下不了手,没有沐橙。


魏琛看见窗外骑着绝灭星辰的王杰希时,心里是崩溃的。
他被外面那飞来飞去的人弄得心烦,便不耐烦地把窗户打开,“王杰希你到底有什么事?”
王杰希见他不待见自己,问:“你怎么了?”
魏琛答:“我跟喻文州约好了,明天我假装被喻文州杀死,他把我放走,然后我就自由了,而他就是新的索克萨尔了。”
王杰希道:“也就是说,半个月之后你不在蓝雨?”
魏琛答:“是啊,所以你去折腾喻文州,不要再折腾我了。”
王杰希点头,便往喻文州的房间飞去,魏琛把窗关上,躺回床上,不一会便入了眠。


“诶,依诺啊,你听说了吗?今天是王子的满月宴啊!”
“是啊是啊!听说皇上今天还邀请了很多达官贵人呢!”依诺双手合十,脸上是向往的神情。“听说满月宴会有很多糕点呢!真想去满月宴啊!”
依诺旁边的女孩不服了:“我们这种人怎么可能去的了啊?再说,难道你只是为了糕点去吗?重点是帅哥啊!帅哥!”
“悟道!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帅哥又不能吃!”
“你就知道吃!帅哥不好吗?我跟你说啊……”
二人走远后,一个人影从阴影里窜出来,原地思考一会后,便跑到面包店买了几个包子,往城堡走去。这人,便是叶修。
这时叶修才十四岁,靠着一份苦力工作才挣到一两个铜板,在轮回城只够买几个包子,不能让他吃饱喝足,只是今天正好是发工资的日子,不然他也只能去森林捕猎了。
叶修不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只是觉得他一定要去城堡,否则就会错过很重要的事。他有种强烈的预感,一定是这样的。
不过当他走到城堡时,天已经黑透了。他只能缩在城堡外吹着冷风瑟瑟发抖,显得弱小可怜又无助。
直到他看见一名黑衣人,光明正大地把城堡炸开一个洞。他觉得这人好厉害,便跟着进去,正好看见那黑衣人说明来由的一幕。
原来他是因为没有被邀请到满月宴,心生不满,所以要给周泽楷(也就是那位小王子)下诅咒。
“他这辈子,注定与无心之人过日子,直至临终。”
他举起法杖施法,黑色的残余物滞留在周泽楷身边,又有一些跑到了附近的人身上。包括已经看呆了叶修,没有人注意到,一部分的黑气跑到了叶修身上。
“再见。”
黑衣人一个转身后,瞬移回了自己的住处。他揭开帽子,摘下面具,露出一张好看的脸。凡是巫师,都会认得这张脸。
喻文州。
作为巫师,他是吊车尾的,却打败了魏琛三次。这足够证明他的实力,让他人心生畏惧。
而另一件让他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便是喻文州这个人本身。他是一个温和的人,对他人也总是礼貌、客气的,是个稳重的人。更重要的是,他不但长得好看,声音也好听啊!就是这个男人,撑起了蓝雨颜控和声控的半边天啊!
而此时,喻文州却在自己的床上打滚。
对,打滚。
“要不是那个王杰希跑过来说什么天道,我才不去啊!好丢脸!刚才不会有人认出我吧?”
尽管这里只有他一人,喻文州还是捂住自己微红的脸。
因为没被邀请这种无聊的原因去搞事……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脸见人了。


镜头回到轮回城。
小王子周泽楷被诅咒了!这是周国王绝对不能忍的。他一气之下把城内所有巫师绑来城堡,并扬言要是帮不了周泽楷就让他们生不如死。
巫师们都要哭出来了,这时一个男巫师提出转移诅咒的可能性,周国王便立刻下令,把一个死在街头都没人管的孩子抓回来,而且要活的。
士兵们自然不会耽误,于是叶修就被绑回去了。
怕不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叶修失去意识前,脑海里只有这么一句。

tbc

王叶/请问王杰希告白了吗?

为了称呼的问题翻了好久的原作……orz
节奏糟糕,角色ooc有,私设有
原著衍生,但是几乎没有原著……。



·请问王杰希到底在想什么?他今天告白了吗?
rtrt!有没有哪个小可爱能回答我啊!急死人了都!

·re:请问王杰希到底在想什么?他今天告白了吗?
亲爱的,你第一个问题没有人能回答你的。还没有哦。

·re:re:请问王杰希到底在想什么?他今天告白了吗?
虽然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他告白了哦。

——

我遇到大麻烦了。王杰希想。

他远远地望着那对双胞胎。除去外貌,二人并无相似之处,相反方向的刘海像是为了区分他们而存在。

叶修和叶秋。他在心里念着他们的名字。叶氏兄弟可是学校里的大名人,每一次公布考试成绩时都榜上有名,又生得一副好皮囊,总能吸引住那些情窦初开小姑娘,收到的情书不计其数。

王杰希并非因他们过于吸引人而感到不悦的一派,却也差不了多少,只是与他人稍有不同。他想他大概是喜欢叶修的。他左手放在胸口,心脏的位置,抓紧了蓝白的校服。

当他发现他不需要以刘海来分辨他们时,他就知道自己完蛋了。叶修的眉眼,叶修的神情,叶修的举动……它们早已刻在了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好吧,这只是个意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想。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然后叶修就离家出走了。

或许是为了配合我,所以现实也他/妈/的是天马行空的?王杰希很失落,罕见地在心里小声地爆了个粗,这根本没有半分征兆可言!嗯,换一个角度,这也代表我可以慢慢地忘记他了呢!

那一日,王杰希如是想。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在三年后,王杰希由衷地赞同这句话。他非但没有忘记叶修,甚至陷得更深了!现在的他根本不敢挤出任何闲暇时间,只怕叶修出现在他脑海里,让他魂牵梦绕。

于是他决定给自己算一卦,却意外地没有结果!天道钦定一切,不可随意推测,算不出即是不应知,这事儿也就这么算了。只是空闲时,王杰希的脑袋瓜子不再只有叶修。

天道不可随意推测,说来是这样,实际上王杰希也是很想知道结果的。他偶尔也会猜测这一卦到底是什么意思,然后……

然后我就又想到叶修了。他托着腮,望着窗外。这是好事,至少我不是第一时间就想到叶修了。所以即便他被要求罚站时,他也不认为有什么不好。

这样下去,我总有一天会放弃他的!


这样的念头在他又一次遇见叶修时,就不攻自破了。几年不见,他的眉眼已经展开了些,比以前更帅了几分,自信的样子与以前无异,只是多了几分意气风发。

数年的感情喷涌而出,他的心脏控制不住,要破体而出,他的双手想要紧紧地拥抱他。他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叶修叶修叶修,停不下,也不想停下。没有人知道那一刻他是多么想要抱住叶修,叫唤他的名字,诉说他的感情,撕咬他的嘴唇,与他亲吻,再和他一起……

不行!王杰希这样告诉自己。至少现在不行。

他故作淡定地握住叶修的手,道:“叶秋前辈你好,我是王杰希。”

虽然还没搞清楚他为什么叫叶秋而非叶修,但是王杰希已经不想知道了。

管不住了。我要泡他。


说是这样说,做又是怎样做呢?至少在第八赛季时,他还没将叶修把到手。起初还能向叶修(那时候还叫叶秋)提出pk,后来当上队长,战队的事不容他分心,pk的次数越来越少,一年也只能见两三次,夏休期又和家人去旅行,回B市后又快要开始下一赛季了。这样循环下去,能泡到就可怕了。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的,所以我们从世邀赛,各位俊男靓女出国后开始。

世邀赛赛程共十六天。其中三日为小组赛,每四队即为一组。四队小组赛冠军即可进入四强,以比分决定排名,再以单数排名与偶数排名区别开,进行共两日的比赛,胜者进入决赛,在最后两日的决赛决出冠军;败者则在决赛进行的同时决出季军。比赛期间共有九日假期,让选手调整状态,讨论战术。

在训练期间分心看叶修这种事,王杰希固然是干不出来的。或许是上天为了可怜可怜王杰希,在分房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小意外。

此次与国家队同出同入的除了领队外,还有一位队医,翻译则是除了比赛期间,随便去哪里浪都没有问题,就像度假一样。为了方便,领队更是和队医一直在一起,而领队又一直跟着各位,所以要找到队医十分简单。问题就出在,队医是个女孩子。

也许订房间的小可爱并没有想到这一点,他给领队和队医订了一间双人房,一张床的那种。或许一张床也没什么,但只有一床被子,那问题就大发了。人家女孩子的清白可不能就这么没了!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二人决定换房。被酒店前台小姐姐告知没有多余的空房后,便盯上了在双人房对面的单人房的主人,王杰希。

其实除了王杰希的房间以外,双人房的左边也是单人房,是黄少天的。只是叶修考虑到自己可能要晚点才能睡,黄少天的睡眠又不深,便不再考虑这个选择。而至于另一边,就是转角后再走几步才到的,喻文州的房间。因不如王杰希的近而遭否决。

了解事情的原委后,王杰希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天上掉的馅饼啊!不要白不要。他顺理成章地住进了叶修的房间,微微长高的进度条让他不能更满意。

王杰希看着眼前已熟睡的人,轻轻地舔一舔叶修的嘴唇,把人捞到怀里便抱着睡了。

这直接导致叶修在早上醒来,发现自己不但被王杰希抱着,还被他晨勃的阴茎顶着时候,直接懵了。

叶修看了眼钟,觉得也该起来了,又推了推王杰希:“大眼你醒醒。”

王杰希听到叶修的呼唤,自然是要醒的。他总觉得这样有点像老夫老妻。

真棒。他看着正在洗漱的叶修,想到缓缓成长的进度条,笑意更明显了几分。

除了每日例行被叫(起)床福利,他还争取到了叶修友边的位置(左边是苏沐橙)。即便在他人眼中这并不重要,这可是王杰希的一大步啊!王杰希看着正给苏沐橙夹菜的叶修,感觉心里满满的。


在一个月的相处下,王杰希心里那颗名为叶修的树苗以一百米最后冲刺的速度茁壮地成长。每天的肥料超出预期,他也因此胖了一整圈,高了半个身子。

说句人话:王杰希更喜欢叶修了,这一个月吃的糖甚至比以往十几年还要多。

所以后来他知道叶修交了女朋友的时候,心态就这样崩了。他第一个知道,也是唯一一个撞见他们约会场面的。他看着叶修和她去约会,去看电影,去逛商场,去喝下午茶。

人生总是小起大落。他看着手里抓着几个袋子的叶修,这样想。


哦,现在是小起大落大起了。

数小时前他还处于半颓废状态(其实除了在微草和比赛时间外,他这段时间一直处于这样的状态),于是生活再一次带来了惊喜,一个活的叶修出现了!

这跌宕起伏的现实,比八点档还精彩。王杰希放松身体坐在沙发上,大小眼却一直往浴室门瞄。

叶修在洗澡。在他家里的浴室洗澡。用他的沐浴露洗澡。然后叶修会穿着他的衣服从浴室走出来,脸颊微红,就像……

王杰希反应过来时,自己已魔怔似地走到浴室门前,手已经轻轻地放在门把上,只要他施力,就能把门打开,观赏里面的风景。他抽回手,准备坐回沙发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这时,叶修在另一边把门拉开了。

叶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这是王杰希的房子,问:“有事吗?”

有。你总是跑到我心里,我害怕一个不小心就要对你上下其手了。王杰希腹诽着,道:“我不记得毛巾是不是洗了,来问问。现在看来是没洗了。”

他当然记得毛巾洗没洗,可叶修不知道就可以了。

“哦……”叶修点头,“老王你是不是(老了)不行了啊,毛巾洗没洗都不记得?”

叶修只是调侃一句,也没怎么注意用词,直接就说他不行,完全没发现少了两个字,意思已经歪了。王杰希更是因此控制不住要心猿意马,于是他转移了话题:“你要和我一起睡吗?我的床还挺大的,和你一起睡也不会挤。”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一起睡了,不过这次有点不同,床是我的,床单是我的,被子也是我的,甚至连他身上的衣服也是我的。叶修身边全是属于我的东西,四舍五入一下,叶修被我包围着,就像是完全属于我一样。想想都幸福。

此时此刻,他无比庆幸自己当初买的是双人床。

“我睡沙发就可以了。”

“那我睡沙发,你睡床。”

“你睡床。”

“那一起睡。”

“王杰希。”叶修微微抬头,眼神里是掩饰不住的复杂情绪。“你想知道我为什么站在这里吗?”

从叶修进门起,他们从未认真讨论过这个问题。对于王杰希的疑问,他也只是一句“出了点事”蒙混过去。王杰希猜测他是和家里闹了些矛盾,却也想不出是什么样的矛盾,顾及叶修的态度他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结果倒是叶修主动拿出来讲了。

叶修看着他,半晌,才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般,缓缓开口:“我向家里出柜了。”

说完后,他又有些担心,王杰希会不会不收留他了。他又想到父亲提出再次相亲时,他因不想每次都逢场作戏,耽误女孩子时间而直接出柜,父亲的反应比他想象中要更激烈,如果为玩游戏离家出走是点燃了炸弹,那出柜就是点燃了整个弹药库!他想,王杰希会不会害怕他?会不会厌恶他?

王杰希看他神色凝重,并不像是在开玩笑,大脑一下子当机了。一个个问题从大脑中掠过,但他只是抓住他认为的最重要的一个——“那你的女朋友呢?”

“你知道我有女朋友?”叶修惊讶,想到大概是约会时被他看见了,便释然。虽然没有必要,但他还是试着挽回在好友眼中良好(至少他自己这么认为)的印象。“我们是相亲认识的,只是在外人眼里做做戏,她也知道我是同,约会也只是她无聊事陪逛,给点意见而已。”

还好他并没有做坏事,还是我认识的叶修。王杰希想。既然如此,那我是不是可以……不对,叶修家里好像并不支持?

“那你家里?”

“把我赶出来了呗。不过妈说会帮我争取一下,大概还是能回去的。就是可能要一直住在——老王你做什么?”

叶修话说到一半,就被王杰希一把揽到了怀里,后脑被王杰希的手按着,后腰被手臂锁在怀里,甚至被王杰希狠狠了吸了一口体香(其实是沐浴露的味道)。他感觉到贞操有些危险,却也不忘王杰希的手不能伤,只小小地挣扎一下,未果:“王杰希,你能不能放开我?”

听见此话,王杰希松了松手,改为抓住他的肩膀,道:“叶修,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

tb不知道还会不会有c


ps.叶叶以前就是给,和老王一起睡是因为哪时候对老王还没有兴趣,后来住着住着就……。